社會葡語國家

抗旱工作

佛得角政府出台購置自動供水車、安裝新的海水淡化裝置等一系列舉措,以滿足農業用水或適應農業一體化滴灌技術的需求,應對新一年的乾旱氣候。   根據12月31日通過並於今年年初生效的政府決議,此用於應對嚴重乾旱的計劃涉及金額11.02億埃斯庫多(約890萬澳門元),計劃在本年第一季度基本完成。據政府的說法,與前兩次相似,2019/2020兩年的農業活動的特點是「雨季短」和「整個國家入不敷出」。很快,降雨不足將持續影響水庫儲量及農作物的生長。 為了減輕這種情況造成的後果,今年的干預計劃分為三個方面:對水資源作出管理及流通,預算3.58億埃斯庫多;加強農林業生產和保護陸地生態系統,預算為3.056億埃斯庫多;花費4.39億埃斯庫多對民眾作經濟補貼。 具體來說,預期將在2月前購置8輛自動供水車、一項鑽井方案和掘井設備。7月前改進6個海水淡化廠的再處理與再利用技術,以達到總處理能力為每天6,200立方米海水,總成本估計超過60萬歐元(近500萬澳門元)。政府並預計,到5月,將建造一個日處理300立方米海水的新的海水淡化廠。 海水淡化所得用水主要用於農業生產,同時與「農業一體化滴灌技術」相配合在整個群島使用,總投資1.4億埃斯庫多,並推廣高產作物或為動物飼料提供補貼,刺激畜牧業的發展。 為幫助受旱災影響的家庭重建恢復,該方案計劃在無障礙服務、土地資源管理與保護方面增設就業崗位以刺激就業,同時還有公共工程的建設,2020年度的投資金額將增至3億埃斯庫多。 因此,該決議還指出,為了「減輕2019/2020年農業活動的影響,並結合農業部門的恢復戰略」,該方案試圖通過加強牛飼料的生產和銷售來確保「維持畜牧業的生產能力」,並加強水資源的管理與流通「包括可再生能源發展,鹹水淡化及水資源的再利用」,在受影響最嚴重的城鎮創造就業機會,「主要通過公共工程建設,對提高環境品質和公民身體質素起積極的推動作用」。 保持恢復力 11月底,佛得角總理烏利西斯・科雷亞・席爾瓦在議會上提出,該計劃將緩和新一年乾旱帶來的影響,「重點在於農業上水資源的調節,畜牧業與公共就業」。「2019年持續的旱災將影響2020年的發展」,即使他強調了擁有近60萬居民的群島所表現出的恢復力。 佛得角總理指出:「儘管農業方面連年欠收,但國家糧食儲量仍穩定正常,平均覆蓋期為5至6個月,超過了糧食供應的最低保障3個月。」烏利西斯・科雷亞・席爾瓦同時保證全國市場的農產品供應「穩定正常」,儘管形勢如此,但必需品的價格要「穩定」。 他強調:「據估計,僅有百分之一的人口處於糧食不穩定的狀態」。 基於這樣的情況,佛得角政府於10月在普拉亞同日本簽訂不可收回的糧食合作協定,獲得價值1.76億埃斯庫多的糧食援助,從而得以購買1,527噸大米。 保羅・朱利安…
澳門社會

理工學院:澳門作為中葡平台吸引海外學生就讀

理工學院開放日上星期六(4日)舉行,各課程設講解會向學生及家長作介紹。理工學院院長嚴肇基表示,過去幾年,理工學院的報讀人數一年比一年踴躍,亦吸引不少葡語系國家學生升讀。 嚴肇基在開放日開幕式後接受記者訪問,他表示,理工學院今年的收生情況理想,有課程需「十選一」。嚴肇基稱,除本地生及內地生報名踴躍外,亦逐年漸多葡語系國家學生報讀理工學院的相關中葡語課程,目前約 有200位葡語系國家學生。他表示:「澳門作為中葡平台的名聲打得越來越響亮,理工學院亦做到相關工作,因此吸引更多外地的學生就讀。」 開放日上,語言及翻譯範疇設體驗活動,向參觀者展示同聲傳譯的工作。有關翻譯方面,理工學院設有中英翻譯學士學位課程,以及中葡翻譯的學士、碩士課程,另外設有葡萄牙語博士課程。理工學院語言及翻譯高等學校助理課程主任Vânia…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超級口岸」搶先看

澳門特區政府特區政府於12月30日在政府總部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透露,橫琴新口岸將爭取於2020年第一季開通。 橫琴新口岸旅檢通道的開通將大大緩解拱北口岸的通關壓力。不僅如此,其即將採用的「合作查驗、一次放行」通關模式,令旅客和車輛都只需一次排隊即可完成全部的出入境查驗手續,將大幅改善橫琴口岸的通關體驗。 長期以來,旅客往來珠海和澳門的通道主要為拱北口岸。2018年拱北口岸客流總數高達1.34億人次。然而,拱北口岸的實際承載旅客數量,已經遠遠超出其設計能力,特別是遇到節假日高峰,排隊時間長、通關過程慢等問題導致旅客出入境體驗不佳。隨著橫琴開發的提速,2014年,橫琴口岸實行24小時通關。不過,受限於場地規模、設施、通關形式和交通環境等因素,橫琴口岸日通行旅客數量長期保持在2萬多人次。 橫琴新口岸的開通,將大大降低拱北口岸的通關壓力,大幅改善橫琴口岸的通關能力,讓往來更快捷、更方便。新的橫琴口岸聯檢通關大樓及南北側交通平台總建築面積達45萬平方米,相當於63個足球場,設計日通關流量達22.2萬人次,年通關量達8000萬人次。 橫琴新口岸旅檢大廳一樓為出境層,二樓為入境層,分別設置了合作自助通道、傳統人工通道和合作人工通道,以滿足不同類型旅客的通關需求。 為了保證48條閘機自助通道在全年24小時不間斷正常運轉,滿足超22萬人次極限人流通關,系統穩定模擬測試是必須要做的。據介紹,項目方協調30余家專業公司緊密配合,每天近400名工作人員,圍繞著這48條自助通道反復進行模擬測試和系統調整修改,經過連續1個月16萬人次的日均通關人流壓力測試,最終成功達到預期設計目標。 橫琴新口岸的「新」,不僅僅在於規模上的擴大,還在於通關模式上的創新。 在拱北口岸等內地往來港澳的口岸,當前傳統的通關模式為「兩次排隊、兩次查驗、兩次放行」,即旅客需要在內地和港澳各接受一次檢查才能通關。而橫琴新口岸將實行「合作查驗、一次放行」的通關模式。 在橫琴新口岸的出境大廳,安裝著一排紅外測溫設備。據拱北海關所屬橫琴海關辦公室副主任吳昊介紹,在澳門一側也安裝著一樣的設備。在「合作查驗,一次放行」的通關模式下,內地和澳門各負責出境一側的體溫監測,實現執法信息和數據實時共享;同時,通過智能CT機、人臉識別系統等智能設備,依託海關智慧旅檢監管平台,為旅客提供更安全便利的通關環境。 「對旅客而言,最直觀的體驗就是通關時間大大提速。以往過關需要數十分鐘時間,現在最快幾分鐘就可以通關了。」吳昊說。 想要實現「合作查驗,一次放行」,不僅需要穩定信息共享系統的「軟件支撐」,還需要通關閘機系統的「硬件支持」。 據橫琴新區管委會介紹,橫琴和澳門使用的查驗通關係統不互通,為了解決這個難題,橫琴新區積極聯繫澳門多個部門,不斷進行研討溝通,最後通過使用「網閘」系統這個轉換中樞將橫琴、澳門兩個系統進行連接,實現數據交換與共享。 據澳門政府透露,法務局已參照澳大橫琴新校區適用澳門特區法律的基本規範,起草適用澳方口岸區及相關延伸區的法案,法案將提交立法會審議,由於要配合本地立法工作並必須得到立法會配合,以及口岸開通前要展開測試工作,因此未能有確定開通日期,雖然不會在農曆新年前,但會爭取橫琴新口岸在2020年的第一季度開通。 新華社…
澳門社會

預測 2020年

澳門: 施政報告 行政長官賀一誠從立法會主席職務上轉換軌道,將在3月或4月發表第一次施政報告。大眾期待經濟多元化發展、粵港澳大灣區融合、年青人政策、房屋問題和愛國愛澳等新思路和新政策。新司長亦會在立法會上出現在大眾視野中。 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中葡論壇)部長級會議 本澳將在6月29日至30日舉辦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中葡論壇)第十屆部長級會議。屆時,總理李克強將會主持會議,會議聚集葡語國家各級部長及領導。在2020年開幕的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服務合作綜合大樓,將會成為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中葡論壇)部長級會議的舉辦場所。 經濟衰退 澳門經濟將在2019年下半年之後延續今年的經濟收縮情況。經濟學人預計,地區生產總值下降3.3%。然而澳門特別行政區在經歷20年的巨大財庫盈餘後,財政狀況良好,因此預計對社會並沒有造成什麼影響。 香港 從政治和社會角度來看,澳門一直未受香港危機影響。但香港加強國家安全和愛國教育,將會一直延續至2020年。從經濟角度來看,如果香港社會持續動蕩,旅遊業將會受到影響。 地區融合 2020年,粵港澳大灣區融合計劃將會快馬加鞭地發展。根據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2022年的各地區的收益將會提升,三地之間的合作也會更緊密。預計行政長官賀一誠將會在2020年,為澳門訂立新的發展計劃。 輕軌 在經歷多次延期後,輕軌於2019年12月投入營運。2020年,輕軌需要發揮作用。目前,輕軌僅在氹仔通行。預計今年將會開始興建輕軌澳門段,以媽閣為總站。預計有關路線將會在2023年開通。 中國: 台灣 新年伊始,台灣的大選結果基本毫無懸念。所有民調都顯示,台灣的蔡英文總統將在1月11日的選舉中順利連任。1年前,…
澳門社會

廿年前後對比

回歸20年,澳門城市面貌有着翻天覆地的改變,今期我們找來7個地點,看看20年來,所改變的,或沒改變的事。 濠江中學 濠江中學創建於1932年,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校長杜嵐帶領師生在學校升起澳門的第一面五星紅旗。1999年回歸之年,濠江中學在校門外掛上有關事件的畫報;2019年,澳門回歸20年,在校門外掛上橫幅,熱烈慶祝回歸紀念日外,亦寫上「一國兩制.同心同夢」口號。 關閘 1871年,葡萄牙所建的凱旋門式黃色大閘門落成。1999年,關閘驗證大樓設東西兩翼,另設中央大樓,並有一條直通拱門的觀光走廊;2004年1月驗證大樓重建成新的關閘邊檢大樓,也就是現時在黃色大閘門後方的邊檢大樓。 澳廣視大樓 澳門廣播電視公司成立於1983年。1999年,澳廣視設有中文頻道及葡文頻道這兩個台,澳廣視大樓樓頂設有大型台徽標誌;2019年,澳廣視已設5個免費地面數字電視頻道及1個衛星電視頻道,亦轉播中央電視台、湖南廣播電視台、廣東廣播電視台等頻道。澳廣視大樓外的綠色小屋,在2019年亦變成「冼星海紀念館」,以紀念在澳門出生的著名作曲家冼星海。 議事亭前地 議事亭前地是澳門四大廣場之一,廣場上設有噴水池,噴水池中央放置一個正立之天球儀。1999年,議事亭前地正對着的是「市政廳」,著名的龍記酒家在旁;2019年,議事亭前地正對着的是「市政署」,而龍記酒家的位置亦變成手信店。 中國銀行大廈 中國銀行大廈1991年底落成使用,樓高38層,曾經是澳門最高的建築物。1999年回歸日清晨,中銀大廈門前舉行升國旗儀式,門口亦裝設紅色大型展版;2019年,中銀大廈外牆,以綠色為底,寫上祝賀回歸字句。 新口岸新填海區 新口岸新填海區在上世紀90年代開始分階段被填平,區內設有多棟商業或住宅建築物。1999年,最後一個中葡友好紀念物—觀音蓮花苑—落成;2019年,填海的位置再擴大,當年的岸邊已被圍版遮擋。 龍環葡韻 位於氹仔海邊龍環葡韻的五幢葡式住宅,於1921年落成,曾是離島高級官員的官邸或土生葡人的住所。1999年,五幢綠色建築物變成博物館,展出葡萄牙民族特色物品;2019年,龍環葡韻是光影節等活動的主要舉辦場地。 周俊元…
澳門社會

他們在哪裡

歷史由人的故事組成。今期,《澳門平台》選擇6位在澳門長大的人,細說回歸那年的人與事,又談談20年後的澳門。回歸對他們來說,有各種的感受;回歸後的生活各有改變,但非樣樣事情變得更好。 在這20年,潘志明都有一件事是保持不變:以幫助別人為首要任務。他談到自1999年以來所出現的變化:「在回歸前,我認為所有人必須共同努力,共創美好的未來,這激勵了我。我一直在提供幫助,我感到一個新的澳門,我希望繼續這樣做。」潘志明在1999年12月20日參與回歸典禮,他說:「那天,我表達了感謝並尊重葡萄牙政府,以開放的態度與中國政府合作。」潘志明表示,沒有回歸那天的相片,但分享了在這1999年11月,明愛園遊會的相片,站在身旁的是澳督韋奇立夫人。當局保證,慈善團體的支援保持不變,這減輕受助者的焦慮,直到今天。他說,擔任明愛總幹事的責任很重:「我認為未來會更好。我們承擔著照顧社會的責任。我不想用『滿足』或『開心』這些形容詞來形容,只是覺得有機會,可以為自己和未來做些事情。」他在回歸這二十年中,較突出的變化是,有機會進入接近權力的組織,並提出建議。他說:「回歸使我有機會加入政府的諮詢組織,我是組織中為數不多的其中一人,這是一種向政府提出我的想法和經驗的方式。」他回憶到在回歸後所做的事:「我是第一個登記作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的候選人,當時我並不是刻意這做,有2000多人登記,最後選出200位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他又提到:「自回歸以來,我們擁有更多基本設施,這有助於幫助老人家。」現年61歲的潘志明,在1999年擔任明愛總幹事。 20年前,林玉鳳在澳廣視任職新聞記者,現時為立法會議員。某程度上,這一切與澳門回歸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雖說與澳門1999年12月20日回歸這件事上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是間接上影響了我。」接住她娓娓道出她的故事,「我來自一個草根平凡的家庭,從來都沒有想過可以有機會上大學。這個想法直到政府開始加大力度投放資源在教育上才有所轉變,當時還正值澳葡時代。有了澳人治澳的基本原則,政府意識到需要提升本地居民的教育,於是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澳門的教育質量開始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就是這樣,林玉鳳受惠於當時政府對教育投放的資源,憑著政府資助的獎學金繼續升學。她說:「這可以說是徹底改變我的一生,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可以成為一名記者,甚至是一位教授。我還一心以為我投身賭場工作。澳門回歸祖國為本地人帶來了不少的機會。」 相片攝於澳門回歸當天,這是漫長的一天。午夜降臨,眼見澳門文化中心門外滿是臨時搭建的帳篷。「當時我身份是一名記者,希望專注,凡事做到最好,我還記得當日很早便開始工作,我感覺我在見證一段歷史的到臨,務求取得最多的資訊。我從小學開始已經一直聽說的澳門回歸,現在終到有機會親眼目睹這一幕的到來。沒有知道將來怎樣,未來究竟會更好還是更壞。」儘管經歷過回歸前和回歸後,但林玉鳳認為澳門人的生活方式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她詳述:「我們依舊一樣會喝咖啡,一樣會吃葡菜、粵菜和土生菜。」她認為,惟獨改變的是政府的溝通方式。「回歸前,我覺得與政府官員溝通有隔閡,因為我們不是說同一種語言。現在溝通緊密了,但仍有其他阻礙。又例如,以前我們打電話去給司長是由司長本人親自聽電話的,但現在不會了,沒有了語言阻礙,卻有了因華人文化而生的其他阻礙。」 議員蘇嘉豪現年28歲,他對1999年12月20日的記憶印象模糊。他說:「當時我才8歲,仍在讀小學。我不記得回歸那天,我在哪裡、或在做甚麼。」回歸這個話題,亦不會在家中討論。他稱:「我的父母是典型的澳門居民,不談論政治,他們從未特別談論過回歸。我後來找影片及新聞來看,意識到這是關於甚麼一回事。」回歸後20年,蘇嘉豪進入議會,與1999年所拍攝的照片比較,建築物並沒有太大的變化,而蘇嘉豪對其他的改變更有感受:「儘管澳門的經濟發展迅速,回歸後政府及很多人士收入增加,但我並不感到自己的生活有所改善。我的父母是打工仔,沒有從經濟中受益。」相反,他認為,由於經濟發展、房價上漲、人口和旅客增加,生活質量有所下降。 吳國昌在1999年12月20日的身份,與今天一樣:立法會議員及失業。20年前回歸那天,吳國昌在港澳兩地穿梭。在香港,他參與論壇、討論及接受訪問。時任香港電台記者毛孟靜(現任香港立法會議員)邀請吳國昌參加電台節目,講述澳門將會出現的變化。回歸那天餘下的時間,他回到澳門,接受訪問及感受回歸氣氛。現年62歲的吳國昌回憶:「每個人都知道並感到,這是會有所改變的一天。」他訪談中收起感情,以非常客觀的方式在回歸時期過活:「我是學習經濟,生活在經濟和政治領域。我知道有些事情會變得更好,也有些事變得更差。所以在那天,我既不開心也不悲傷。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續道:「那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時期。澳門的變化非常明顯,在1999年之前已經是。在九十年代,葡萄牙政府開始變得非常活躍。」他舉例,澳葡政府建立了衛生中心、醫院、公共房屋、社會保障基金及向教育的投資。 回歸那天,他沒有拍照片。他喜歡分享自己在1999年拍攝的作品,這也反映回歸時期。他解釋:「我們在抗議黑社會。」指的是回歸前派系衝突和擾亂公共秩序的時期。「有一種說法是,只要老鼠不出現在桌子上,牠們就可以存在。我們譴責當時所發生的事,隨著時間發展,情況已經有所改變。中央政府並非可靠,但是兌現了承諾。」他說,中央政府關注澳門的經濟發展,以展示「一國兩制」原則的有效性,澳門已成為博彩之都:「他們解決了黑社會問題,並表明他們可控制這些黑社會。」 回歸廿年,亦有其他變化,吳國昌表示:「一切都有變化,中國也出現變化。中國開始有以資本主義為基礎的經濟,並獲得權力。現在,共產黨感到自己足夠強大,想控制一切。民主派人士面臨艱難時期,我知道這是歷史,一切都會改變。但是,權利和自由問題是一個大問題。這不僅是對香港,對澳門亦是如此。」至於他個人生活的變化,他幾乎沒說什麼,但回歸一個重大的轉折點,那就是1989年6月4日。當時他是中國銀行的一名經理,「六四」時,辭職投身於政治及和爭取內地及澳門的民主。 二十年前,我當時是回歸慶典中,以應對任何突發情況發生。1999年12月20日,馬偉龍在回歸慶典旁的醫療中心作協調。他回憶道:「我整天都在值班,幸運的是,那天甚麼都沒有發生,所作的一切都是預防措施。我們設置30個擔架。想像一下,如果那時有舞台塌下,或發生爆炸……沒有時間立即把所有人送往急診,若發生這情況,部分處理的工作將由現場的醫療團隊負責,而我就是協調這個團隊。」他在那天沒有拍照,另外覺得那天過得有點奇怪:「一開始,我感覺回歸並沒有發生,但我正是翻開歷史新的一頁。那是一個了不起的時刻,尤其是對於在澳門出生和成長的人來說。」至於恐懼,他坦言是存在的:「沒人知道會變成甚麼樣的生活。」他稱,儘管已知道所達成的協議,並且從理論上計劃所有事情,但實際上,不知道是否會適用。馬偉龍當年45歲,曾是山頂醫院臨床主任和心臟病科主任,他在回歸後20年中,一直擔任有關職務,直到今年5月退休。他說:「實際上,我的生活,個人或職業方面並沒有重大變化,語言也沒有大問題,因為即使在回歸前,我們已經使用英語作為交流語言,並且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今天。我們寫臨床期刊,並用英語進行臨床會議。在醫院方面,這沒有改變。」他說,儘管有所改變,放眼全球,現實是翻譯越來越差。他稱:「我擔任臨床主任,參加會議中的中文文件,經常沒有翻譯,只有口譯。改變通常都不太感受得到,但是在過去的20年來看,改變是有的。尤其是在去年。」 賈嘉慧 澳門著名空手道運動員賈嘉慧,在20年前回歸那年是17歲,還是一名學生。今天她37歲,是政府的翻譯。1999年12月20日,她是回歸表演的主角之一。正當澳門歌手黃偉麟唱着「Macau…
澳門社會

澳門和澳門人

今期《澳門平台》嘗試透過「平凡」澳門人的眼睛,看一看澳門20年前的模樣,20年過去,他們仍在同一位置上做著相同的工作。本報亦嘗試尋找持「藍咭」的外僱訪問,可惜未能成功。 又熱又香,但沒有叫賣聲…
澳門社會

「根本無人在意真相,一心只想 各執己見排除異己」

由成立至今已有10年的澳門大學學生媒體《橙報》,《澳門平台》得悉,早前《橙報》因發佈一篇講述剖示本地生與內地生就學術自由上的看法差異而聲名大噪,該報現由約20位學生成員組成。 自香港示威活動以來,學生之間的意見分歧日漸擴大,這次訪談中除了主要談論對香港局勢的看法,亦有討論到其他方面的議題。這些學生表示,珍惜校方現時給予他們所擁有的自由空間,他們坦言認為是有感受到一定的壓迫,他們亦承認儘管有時難免會有一定程度上的自我審查,但亦未至於禁言的地步。訪問中的六位學生成員中,其中五位為澳門本地生,只有一位是內地生。這位內地學生表示當初選擇來澳升學的原因是因為考不上香港的學校,又不願意留在大陸讀書。在訪問中他不願意透露其個人資訊和背後動機,對於校方近年來越來越親中,他言語間顯然有所顧慮。 作為澳門大學的學生報《橙報》,每期均有紙本印刷和網上發佈,20位學生成員當中,一位人稱Pepe的成員去年才來澳升學,原本希望赴港升學的他,因為成績未如理想,沒有成功入到心儀的高校,從未考慮留在內地升學的他斬釘截鐵的表示:「我不喜歡。」被問及原因時,靜思良久後,他最終選擇不回應這問題。在澳門生活時間雖短,但對他已有所改變。他解釋:「在這裏,我可以有機會在網上看到與政府不一樣意見,我可以盡情發表我的想法。」 這位學生表示當初加入學報的目的就是為了希望揭示真相,因為其有份參與的楊鳴宇教授專訪(見下詳述)廣泛地被英文及葡文報章媒體引述後迅速引起大眾關注,在校內以及校外引起強烈迴響。他猶豫片刻,再三審視一下自己在談論香港反特區和中央政府示威運動中所用的措詞,並且謹慎地向我們表達他的觀點,「你可以說我是黃絲,你知道這是甚麼意思嗎?在那篇進行採訪前,我以為我們學校已經夠『染紅』,但我發現原來學校裏還有更多更紅底思想的人。」黃絲指支持示威者陣營;…